文登信息港

文登信息港 主页 文登新闻网 文登新闻 查看内容

长津湖战役,有一支从文登走出的队伍

2021-10-12 08:11| 文登信息港| |来自: 文登大众数字报

  记者 姚灿 于洋

  国产战争片《长津湖》正在各大影院热映,影片讲述的是71年前,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,在极寒严酷的环境下,展现出了钢铁般意志和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,看后让人感动流泪。银幕是历史的再现。影片中参加长津湖战役第九兵团的第27军,就是从山东根据地走出的部队,这支军队也正是天福山起义播下的革命火种。

  1935年11月,中共胶东特委在文登、荣成、海阳、牟平等县领导和发动了大规模的农民武装暴动——“一一·四”暴动。暴动失败后,保留下来的昆嵛山红军游击队成为山东**的红军游击队。两年后,中共胶东特委以昆嵛山红军游击队为骨干,组建了“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”,并于1937年12月24日在文登天福山举行抗日武装起义,打响了胶东抗战的**枪。

  解放战争时期,这支抗日部队逐步发展为华东野战军第9、第13纵队和东北民主联军、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。不久后,这些部队统一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7、第31、第41和第32军。

  抗美援朝战争中,第27军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中的一部分,在朝鲜战场作战两年。当年亲历长津湖战场的文登籍战士就有上百人,目前健在的只有9人。

  在天福街道德贤街的一处民居内,我们找到了91岁的志愿军老战士田序华,他虽已白发苍颜,但精神矍铄。提起长津湖,这位老战士沉默半晌,随后将思绪拉回到71年前那个寒冷的冬天……

  1950年,20岁的田序华所在的部队正在祖国的东南沿海秣马厉兵,当接到出国作战的命令后,便一路北上开赴中朝边境的安东(现丹东)。在这里,田序华和战友吃了一顿丰盛的大锅饭,这是田序华进朝鲜前吃的最后一顿饱饭,也是许多战友生前的最后一顿饭。

  “只准进不准退,这是一个死命令。”71年后的今天,连长的这一句命令还刻在田序华的脑子里。

  那是朝鲜几十年一遇的严冬。零下四十度,他们没有御寒的棉服,食物也只有啃不动的冻土豆,敌机在头顶盘旋,危机四伏。他们白天在山区行军,晚上就找个雪窝子,俩俩靠在一起睡觉,第二天起来一看,好多战友冻死在里面,成了一座座冰雕的“丰碑”,有的还保持着端枪警戒的姿势……

  田序华翻开一张志愿军第20军59师的战士坚守死鹰岭的照片,告诉我们,他和战友们当时就是在死鹰岭和敌人反复争夺。枪林弹雨中,田序华举枪的左手中了子弹,他当时只觉得左手一麻,想用右手托起枪,一转身右腿又中了一弹,田序华受伤倒下,被战友隋树连背下阵地。

  田序华说:“等到我下去,连长在担架上抬着走,担架班长一看,说,快把连长放下来吧,连长已经牺牲了……”

  抬担架的战士最终含泪把连长刘福全放在了战壕中,换上了还有气息的田序华。

  长津湖战役中,田序华身中三枪,深深的枪疤依旧留在左胸、手臂和大腿上……

  田序华说:“我这个连130多个人,最后只剩下50多个人……我向在朝鲜战争中牺牲的战友致敬……”

  长津湖战役中,田序华是前线战士,而张锡友是后勤医院的战士。

  张锡友当时在第九兵团19医院工作,任务就是救治伤兵。当时战争惨烈,伤员激增。他统计过,送到军医院来的病号和伤兵,一半左右是因为冻伤的。国内带过去的医疗物资几天就用完了,包扎的绷带、棉花不够,他们把自己的棉被拆了。清理伤口的生理盐水用完了,他们甚至用汽油代替……

  最让他感到难过的是,自己能力有限,很多伤兵都没有抢救过来,他们很多都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,正值青春年华,却牺牲在异国他乡。

  张锡友说:“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同志,我们没有抢救过来。他在大腿这个地方,股动脉破了,这个力量很大啊,我们在土豆窖里,也没有什么止血的工具,我们三个人轮流着使手压,但是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我们就来回换,来回换,但还是牺牲了……”

  张锡友把牺牲的战士埋在一起,他想,就算回不了家,也可以相伴留在这里。今年看到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国的消息时,张锡友哭了,因为他的战友们终于回家了。

  电影《长津湖》里有一句台词,“我们把该打的仗都打完了,我们的后辈就不用打了……”坐在影院里回望71年后的今天,山河无恙、国泰民安,盛世华章、如您所愿,英雄魂归故里。而我们,更要懂得:历史,需要缅怀!英烈,需要铭记!和平,需要珍惜!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文热点

鲁公网安备 37100402000405号

返回顶部